听书 - 书友教我谈恋爱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出了公寓去往十字路口处,前方红灯绿灯交替闪烁,黑沢镜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。

20:43分。

为了防止出意外,他比鸠山樱雪告知的时间提前20分钟过来。

很快,鸠山樱雪就从出租车上走下来。

靓丽高挑的的身影往那一站,便给这个刚刚放晴的夜晚添上一抹樱色,夜风吹散她秀长的马尾,把路人们的目光都粘住。

和这样的女生同居,本来应是一件很令人期待的事情。

鸠山樱雪大步迈了过来,紧紧地把黑沢镜交颈拥住,微愣的黑沢镜能感受到对方在他脑后那贪婪嗅动的鼻息。

“离开镜的4298秒后,终于又见到镜了,想死我了。”鸠山樱雪

“我也想你。”黑沢镜继续笑着问她,

“就这么跑过来了,你家里那边真的没问题吗?”

“不是说了吗,独居。”鸠山樱雪回答。

“没有做饭的保姆之类的?”黑沢镜问。

“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。”鸠山樱雪疑惑的摸了摸马尾。

“我以为你也是那种家里很有钱的大小姐家庭出身呢。”

“镜希望我是吗?”鸠山樱雪静静看着他。

“那当然了,少奋斗20年!”黑沢镜开玩笑道。

“那可能要让镜失望了,我的家境虽然尚可,但是家训中主张早立,所以可能拿不到什么资产。”鸠山樱雪显得有些苦恼。

“早立?”

“嗯,6岁就要自己独自离家生活,12岁家里就不会再给任何生活费,不到万不得已,家里是不会给你任何援助的。”鸠山点点头。

这么变态的家训?

真就培养独狼是吧,黑沢镜都不由微微汗颜。

不管怎么说,把一个6岁的孩子丢出家门让其自生自灭,确实有些不人道。

“然后呢,20岁回家继承家产吗?”黑沢镜打趣道,鸠山家族作为一个政治集团,显然不会把孩子们一直野养,即使是放牧也肯定有放就有收。

“继承家产的不是我,应该是我的哥哥们中的一个,但是如果镜想要的话,我们可以一起想想办法,只要我成为了唯一继承人,应该有机会的。”鸠山樱雪认真道。

看着对方那一脸认真地表情,黑沢镜不想问对方打算如何成为唯一继承人,也不敢问,只是连连摆手岔开话题,“算了,我对钱不感兴趣。”

“不过樱雪,这么说你平时也要打工?”黑沢镜很好奇的问。

“嗯,周末在剑馆兼职教学,有时候也会表演剑术赚钱,因为形象不错,甚至能接到相关的广告,足以维持我们两人平日的开销了。”鸠山点点头。

“别,你的钱,你自己花,我可不会花你的钱。”听着鸠山一副要包养自己的语气,黑沢镜不由感到有些好笑。

“我的就是你的。”

不得不说,变得奇怪了的鸠山樱雪说情话的水平都提高了不少。

黑沢镜打量了她两眼,才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“不是让你带铺盖来吗?”

鸠山樱雪浑身上下就背了个双肩包,只要不是什么奇特的超凡道具,显然装不了太多东西。

“啊,忘了。”鸠山樱雪一本正经道。

但她显然还没适应学会控制撒谎的表情,她在撒谎的时候,不由自主的就眼睛一直盯着自己脚尖,不太看向别处,显然是有些心虚。

黑沢镜眉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。

你特么故意不带铺盖是吧?!

是何居心啊?馋我的身子?

巧了,俺也一样!

不过如果是平时的社长大人这么可爱的投怀送抱,黑沢镜自然不会这么矫情,但她现在的状态不对,黑沢镜觉得还是稳点好。

“没事,问题不大,旁边就是超市,我帮你去买一套。”黑沢镜拔腿就要往超市那边走,却被鸠山樱雪拉住。

鸠山樱雪顺势把他的手还握的紧紧地,黑沢镜瞬间就感受到手掌心传来的光滑触感。

“镜,你家的床大不大。”

鸠山樱雪眼神亮的吓人,黑沢镜还真有点慌。

不慌不行!

“没有我大。”黑沢镜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。

“完全睡不开两个人!”

“镜,那咱们就叠在一起睡吧,你上我下,我抱着你睡。”鸠山樱雪沉思一会儿,又开口道。

黑沢镜:“?”

这么高难度的办法,她是怎么想出来的?!

“别了吧,我表妹还看着呢,她还是个孩子呢,影响不好,还是买铺盖吧,我打地铺,床给你睡。”黑沢镜说。

“对了,你表妹睡在哪?”鸠山樱雪忽而问。

“她也打地铺啊。”黑沢镜下意识的回。

“你和她一起打地铺,把我一个人扔在床上?!”鸠山樱雪面无表情,但黑沢镜莫名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。

“我们打地铺又不是打在一起,分开打的!床在中间,你睡,我在左边,表妹在右边,这样成吧。”黑沢镜赶紧道。

“不成。”鸠山樱雪摇头。

“那怎么才成?”黑沢镜有些头疼。

“你打地铺,我打地铺,你表妹也打地铺。”鸠山樱雪认真想了想,又道。

“?那床呢?”黑沢镜对她提出的这个方案实在有些理解不能。

好家伙,三人打地铺,真就有床不睡是吧。

“你不是说床在中间吗?”鸠山樱雪也显得很疑惑。

“对啊,这和床在中间有什么关系,为什么有床不睡啊!”黑沢镜看到她疑惑,反而更疑惑了。

“你不是说我们叠在一起睡影响不好吗?这样,床正好在中间隔断表妹的视线,我抱着你睡在左边的地铺上,你右边的表妹不就看不到了吗?看不到不就不会影响不好了吗?”

黑沢镜:“?”

脑子不对劲的社长大人真是个逻辑鬼才。

这逻辑严谨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“你就非得抱着我睡是吧?”黑沢镜无奈的看着她。

鸠山樱雪认真的点点头,“这样我应该会很安心。”

“可以,但是不可以做一些影响不好的事情,表妹还在呢,能做到吧?能做到的话我就让你抱着睡。”黑沢镜叹气。

面无表情的鸠山樱雪头点的像小鸡啄米。

“拉钩做约定。”特殊情况,黑沢镜难得孩子气一回。

他还真的害怕鸠山樱雪脑袋一热,要和他当着源静雪的面做什么不可描述之事。

有这么个约定,应该能稍微让她拘谨一些,也算是防患于未然。

看着两人慢慢勾在了一起的手指,黑沢镜发自内心的开始祈祷。

希望今天是一个平安夜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大君凶猛

小明太难了

重生之霸道人生

隔壁小王

首富从谈恋爱开始

王戈多

风流神断包青天

锋流

主角是他

叶落地

绝色

米闹闹
play
next
close